娱乐
当前位置:
首页>
娱乐 >>
曼哈顿在线娱乐,热评丨居心险恶“港独”盯上中学生辩论赛

曼哈顿在线娱乐,热评丨居心险恶“港独”盯上中学生辩论赛

发布时间:2020-01-11 18:15:36     阅读:(2151)

曼哈顿在线娱乐,热评丨居心险恶“港独”盯上中学生辩论赛

曼哈顿在线娱乐,原本单纯的中学生辩论赛居然被“港独”分子盯上了!“港独”势力从赛事组织到资金支持、从辩题设置到评委选择全面介入。

“港独”为何会盯上中学生辩论赛?知非认为,“港独”居心险恶,他们这是把辩论赛作为对学生进行政治洗脑的手段。知非曾多次担任国际大学辩论会的评委,可以从辩论的专业角度分析一下“港独”分子的如意算盘。

辩论赛的核心词汇就为一个“辩”字,也正如这个“辩”,中间一个“言”,两边各自一个“辛”,双方辩手势均力敌,每一方都有自己的论点和论据,双方的观点都不能完全主观地评判谁对谁错,二者都有道理,双方的辩手就凭借自己的能言善辩,凭借自己的思维能力和相关知识,争取这场辩论赛的胜利。赛后评委依据辩论赛的评分标准进行打分,决定胜负。

既然辩论赛的初衷与规则如此,那辩论赛的辩题设置就非常关键了。参加辩论赛的双方辩论什么?围绕什么问题来展开辩论?可不是简单的事。接下来就让我们看看“香港学界辩论联会”举办的“第一届全港中学学界辩论比赛”在辩论题目设置上的那些猫腻。

联会网站显示比赛共有145条辩题,政治占22%,题目包括 “香港人应争取香港独立”“解散警队利多于弊”以及“政治歌曲出现对政治抗争运动利多于弊”等。知非发现,不少辩题非常偏颇及不当,不仅有“港独”内容,还有一些题目企图向学生传递错误价值观,如“中学不应阻止师生恋”“中学生发生合法性行为不应被视为错误”等。那正常辩论赛的辩题是如何设置的呢?设置辩题时会考虑哪些因素呢?

辩论赛确定辩题,是要让参赛双方围绕辩题,从正反两个方面进行辩论。确定什么样的辩题,对辩论赛活动影响很大,它决定了辩论内容的范围,还影响着双方辩论能否很好地展开。从辩论赛的实践经验看,选择辩题,要着重把握两点:第一,是辩题的现实意义——辩题本身是不是人们关注的问题?通过辩论能不能给人们一种思想启迪?这不但影响听众对辩论赛的热心程度,而且影响参赛人员的热心程度,最终会影响辩论赛的气氛和效果;第二,是辩题的可辩性——如果辩题所规定的一方观点明显是正确的,另一方观点明显是错误的,那么,观点明显错误的一方不能有力地反驳对方观点,同时因为观点明显错误,怎么辩也难以说服人,给人的印象总是缺乏说服力。因而对方也不容易深入地论证自己的观点,最终会使双方难于深入地展开辩论,影响辩论效果。

再细看联会网站列出的这些辩题,相当一部分对错分明,有些辩题甚至包含有违反法律的内容,这哪里是什么辩论赛?分明是要借辩论赛传播“港独”观点和煽动暴力。全国政协副主席梁振英直言比赛辩题不是为了什么“培养学生批判思维”,而是用诱导方式对学生进行政治洗脑,“难道我们要学生辩论‘自杀是解决生活苦恼的最好办法’‘解散教协对教育利多于弊’‘父母养我皆因一时之快,敬爱父母是多余的’这些辩题吗?他们只不过是用教育包装激进主义”。大埔区家教会会长何主平表示,这个辩论会将政治带进校园,是“越搞越混乱”,而且一些辩题如“香港人应争取香港独立”是违反《基本法》的。针对辩论联会声称赛果并非“一边倒”,教联会会长黄均瑜直言这是一种狡辩,现在重要的不是结果,而是过程。

作为辩论赛资深评委,知非清楚,有些辩题没有任何辩论空间。香港作为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,有维护祖国安全不可推卸的责任,“港独”行为违反国家宪法和香港基本法以及香港本地法律,这些都黑白分明、无需辩论。而有人明知如此还要设法操弄,就是企图通过辩论比赛将校园政治化。

说完辩题设置,再点破“港独”势力在赛事组织上的伎俩。辩论赛既然是一种竞赛活动,那么,参赛者谁胜谁负,自然需要有人作出评论和裁判。评判人员必须是具有与辩论内容相关的有专门知识的人员。而这次中学生辩论赛,“港独”势力就想方设法往里面塞自己人。

有港媒起底称,“香港学界辩论联会”于今年9月成立,即“修例风波”发生后才筹组,筹委会成员杨展匡现为中文大学学生,一直热衷参与“政治活动”。2014年非法“占中”初期,他已参加街头“政改大会”。此次“修例风波”中,杨展匡于6月发起“呼吁视障人士反对修订《逃犯条例》的联署声明”,之后还接受了《苹果日报》专访,并多次在游行集会中出现。

举办辩论赛,需要资金支持,此次赛事得到“反中乱港”头目陈方安生任董事的基金会支持。“乱港四人帮”之一陈方安生自修例风波以来,不断在国际社会上抹黑特区政府和香港警队,市民愤怒谴责其言其行,认为她全然置香港市民的整体利益于不顾,更有网友怒斥她为“卖港汉奸”。陈方安生担任董事的基金——“公民实践培育基金”支持成立“香港学界辩论联会”,搞辩论比赛,不禁再令不少市民担忧其企图藉教育达到政治目的。

陈方安生出了钱,就邀请泛暴派立法会议员邝俊宇担任评委。邝俊宇在“修例风波”中同样极不安分,在暴乱现场多次纵暴、煽暴,他曾在八月下旬举行的所谓“反修例运动青年慎思会议”中,向数十名年龄14至30岁的青少年训话,煽动青少年说“人数是抗争运动的关键”。

“港独”势力的这点鬼心思瞒不了明眼人。辩论赛辩题公布后,包括“港独”等政治议题引发质疑,4家学校随即退赛。香港教育局也表示,若学校发现任何课外活动对学生的成长或学习带来不良影响,应劝学生不要参加或较早阶段退出。

这场辩论赛,在“港独”势力操弄下,正在挑战国家宪法和香港基本法以及香港本地法律。知非认为,除了谴责,除了戳破其阴谋,还要有更严厉手段加以制止,不能让“港独”势力把黑手伸向涉世未深的中学生。(文丨知非)